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市场

秦始皇到底多变态赢政血洗宫廷谁不毛骨悚然

2018-06-20 06:48:02

秦始皇到底多变态:赢政血洗宫廷谁不毛骨悚然

公元前259年,正值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代。那年正月里,赢政降生在硝烟弥漫的赵国首都邯郸。这是一座时常处于危险中的城市。他懵懵懂懂、不合时宜地过早出世,多少有些窘困。

他的父亲异人,作为秦国太子安国君走马观花的产物,并未获得超凡的智慧和才能,在二十多个兄弟组成的、冰糖葫芦一般的庞大队列里,既不居长,--捞个法定继承人的名分,又不得宠。他的命运不济还表现在他的祖父秦昭王对他天生的厌恶,上上下下二十多个兄弟,那老不死的偏偏选中了他,毫不怜惜地把他作为秦国换取赵国信任的“质子,(人质),送往异国他乡。从到赵国的第一天起,他的一生就充满了凶险。摆在这位落难王孙面前的出路只有两条:一旦秦赵交战,他将毫无疑问地惨遭杀害;侍续的和平也不会给他带夹好运,充其量只是延续了他毫无指望的生命,兴许还加剧了他内心的绝望。

络配图

相比之下,赢政母亲的日子似乎要好过一些,首先因为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只图感官享乐的女人,她要求满足的范围很有限:丰盛的食物、松软的床和一个器官完备的男人的躯体。她艳丽丰满又能歌善舞,在风月场上颇有名声(她原是邯郸贵族圈内被普遍享用的一位名姬〕,招引得周围一帮男人蝶舞蜂喧,争相染指,她也来者不拒,无论是新手还是熟客,她都以同样的热情张开她饥渴的躯体。《史记》中记载,赢政诞生的前一年,她还是卫国投机大商人吕不韦的小妾。在一次酒宴上,她的美丽、娇艳和优美的舞姿筑就了一道长长的阶梯,使她从低俗商人的身边投向公子异人高贵的怀抱。所有沾染过她的男人都不能不对她有所留恋。当公子异人一眼就看中吕不韦的这个如花似玉的美妾,请求转让给他做夫人时,吕不韦的情绪是激愤的,他恨他,恨自己的野心造就的这位主子,并且后悔不该举行这次酒宴。他或许想起了以往与这位美妾度过的许多难忘的日夜正确的长高方法
,肌肤相亲,恩爱备至。据小妾声称,她的肚子里已留有他的骨血。然而,吕不韦毕竟是个精明的商人和有远见的投机分子,他在公子异人穷困潦倒之时,把他当作奇货投下大量赌注,目的在于捞取资本,实现他有朝一日左右朝政的政治野心。为了异人,他已破费千金家产,而今岂能为区区一小妾坏了大事,于是他将邯郸姬郑重其事地敬献给了公子异人。。

以后的事情就不甚明了了。到底是邯郸姬对吕不书荒称已有身孕呢,还是她到异人身边以后才怀上了孩子?普遍的说法是邯郸姬对异人隐瞒了肚子里的事。一年以后,谜团尚未解开,赢政便降临人间。

这是一个丑陋的男孩儿。这种丑陋不仅局限于出生之初,当婴儿脸上长出丰润的皮肉,通过他的怒吼来展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独特存在时,所有的人,包括他的父母,都被他咧开的嘴巴吓住了。这是一张什么样的嘴巴?又长又大,吼叫起来犹如下山猛虎,张开的血盆大口,占据了他小脸的大部。按阴旧先生的说法,这孩子生来具有“吃相”。稍稍年长一些,人们所企望的改变并没有发生,他非但没有变得漂亮起来,反而越来越丑。或许营养不良,长期缺乏某种体内必需的质素;或许由于丑陋使他的生身母亲倍感嫌恶,以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清:她忙于寻欢作乐而放松了对他的护理。于是,小赢政在自我的成长中,整个身体骨骼的发育便成了问题,并直接影响到他的容貌。郭沫若先生在《十批判书》里综合史书的记载进行了探入的分析,断定赢政的外部形象是个典型的“软骨症患者”:鸡胸,长着一个起伏的马鞍鼻,目良睛细长形似马目,正中眼珠子喷薄欲出,严重的气管炎导致嗓音嘶哑,听来如旷野“豺声”。今无疑,他的外部形象是不讨人喜欢的。从迷信的角度来看,这种怪异奇特的形象必然同更神秘的渊源有关,因而关于他流传了许多离奇的说法。他的身世本来就暖昧不清,再加上他非同一般的长相──既不像他漂亮的父母,又不像吕不韦──构成了一个更大的疑团,其结果似乎加强了各种流言。人们开始相信,这位贸然出生的小子是某个非人间的神灵或妖魔的转世,对他既嫌恶又有些惧伯,大多数情况下是不知所措或置之不理。因此,幼小的赢政在宫中度过了许多寂寞的时光。

络配图

根据现代心理学的观点,婴儿从脱离母体那一刻,便在这个世界里全身心地接受刺激,环境潜移默化地造就着他。一个人性格的某些特征,其对生活所持的态度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他的童年。赢政早年因容貌丑陋经历的挫折,不能不对他的心理发展造成严重的创伤,并最终形成我有称之为抑郁人格这样一种既普遍又特殊的心理行为类型。

抑郁人格的情感根源是无价值感和在招人喜爱方面的无能。因此,自卑、怯懦、缺乏自信是小赢政的主要情感体验,这种情感使他不善于合群,他因害怕别人觉察到他存在的毫无价值而不能与他人建立起有意义的关系。于是,他躲进高大的宫墙深处,极为自然地澎宿到自我的保护壳内,过早地开始了孤独的生活。孤独最大的优点是不会轻易遭到别人的拒绝,免除了那种钻心的难堪。他沉默寡言,把债怒和激奋深深地埋在心底,通过大量超越年龄负载的阅读打发似乎凝固了的时光。如前所述,被遗弃感是抑郁人格的内

核,退守自我则是抑郁人格者必然的杭衡方式。面对漂亮可爱的同龄小孩儿,赢政在博得他人喜爱方面是竞争的失败者。他建立不起良好的自我感觉,也无力改变严酷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是一味地退守自我,他的隐忍和退缩行为将在他匡格形成的过程中隐秘地发挥作用。当时,他似乎有沿着这条由人格涛就的寂寞的人生之路一直走下去的趋势,然而就在他10岁那年,他的家庭发生了重大变故。在变故以前,吕不韦精彩的政治投资收到了可观的效益,他通过大规模的馈赠和贿赂,攀上了秦国太子安国君最宠爱的妃子华阳夫人,鉴于她没有儿子,让她收异人为子,并督促安国君立异人为太子。枕边风果然有效,安国君答应了华阳夫人的要求。

不久,秦国名将王漪率兵攻打邯郸,赵国急了,打算杀掉异人。异人在吕不韦的策划下,用600斤黄金卿洛守城的将士,死里逃生。随后邯郸姬和赢政也辗转来到秦国。

公元前251年,秦昭王去世,安国君继位为秦孝文王,华阳夫人为王后,异人(改名为子楚)被立为太子。秦孝文王当政不足一年就病故了,子楚继承王位,称为秦庄襄王,10岁的赢政被立为太子。吕不韦也随之当上了秦国压相,被封为文信侯,十万户租税食邑。他的政治投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秦庄襄王只当了三年国王就病逝了。

这一年太子赢政13岁,已长成一个言语不多却极有主见的少年。吕不韦顺理成章地拥立赢政当了国王,称为秦王政,他自己继续任相国,秦王政称吕不韦为“仲父”,委托他总理全国政务。

这一年和以后几年都显得非常平静。暂时还没有人把这位少年天子放在眼里。大权独揽的吕不韦忙于对外的兼并战争:他亲自率兵灭掉了周王室,将其领地并人秦国版图,又灭亡了卫国,切断了韩、魏两国与赵国的联系;数次打败“合纵杭秦”的五国联军,秦国疆域扩展到了东方。与此同时,他还打算从理论上探讨治国方略,亲自主持编写了《吕氏春秋》。

吕不韦兴许就属于那类皋丸酮含量比较高的人,他野心勃勃,精力旺盛,总是念念不忘成就一番大事业。当他还是小民百姓的时候,他拼命地挣钱,终于成为睽阳(今河南省璞阳县)一位“家累千金”的大富翁。如今他是战国七雄中最强盛的秦国的丞相,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地位,他的欲望自然全方位地膨胀起来,他仍念念不忘与他的老情人──现已成为王太后的邯郸姬私通,纵欲患情。年轻漂亮的王太后本来就是一位风流艳姬,正当虎狼盛年却丧夫守寡,怎耐宫闹寂寞,与吕不韦重新勾搭成奸,心花怒放。对有些女人来说,追求淫欲满足与追求幸福是一码事儿,而情欲易于激动的特性总是

导致双方冲破各类障碍,奔腾向前,一泻千里。王太后与吕不韦频繁的往来、缠绵的情意和无休止的淫乱活动愈演愈烈,无法控制。所有这一切自然逃不过赢政的眼睛,他把“仲父”与母亲的私通作为什么性质的事件来看待呢?显然,他不会无动子衷。最起码他会认为这是对他所代表的绝对王权的蔑观和冒犯。吕不韦的头脑在激情过去之后倒十分清醒,他害怕这位沉默寡言的少年天子将来报复自己,于是找来一位名叫嫪毐的家伙做自己的替身。这位嫪毐,史称“大阴人”,性技高超。吕不韦命人拨去缪寡的胡须和眉毛,谎称此人因犯罪而接受“腐刑”(一种损坏男性生殖器的古代刑罚),送人宫中做宦官,侍候太后。淫荡的王太后与嫪毐一拍即合,“绝爱之”,“赏赐甚厚”。,所有事晴都交给他处理。嫪毐恃宠于王太后,权势恶性膨胀。据《史记》记载,他的“家憧数千人,诸客求宦柳畴舍人千余人”。不久,王太后有了身孕,她伯传出去暴漏了自已与嫪毐的丑事,作称卜卦不当,迁到秦国古城雍都(今陕西凤翔县南)的宫室里居住。

络配图

公元前238年,这年赢政满22岁。按照秦国的礼制,他将在雍都薪年宫举行隆重的加冕典礼,开始亲政。

许多人都敏锐地感觉到赢政神秘的威严像乌云一般阴沉沉地倾压下来,这种威严首先反映在他的外部形象上。在加冕典礼上,人们依旧看到的是那个丑陋的“软骨症患者,,,只是他变得更可怕了。

赢政受这种风俗影响也逐渐具备了秦人的侍征,他已长成一名“长八尺六寸,大七围”的壮汉,舞剑弄棒,无所不能。由于环境的影响、特殊的家庭形态和个人独侍的生存经验造成了抑郁人格者种类繁多的行为模式,他们试图战胜自卑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其中之一是通过实现超乎寻常的抱负来达到目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过超负荷、超时限工作和全力追求最高目标来辛瞻自卑感。以后的事实证明,赢政正是通过这两种方式来驱除,怯懦、自卑的情感,确立和恢复自信心的。而且他像许多抑郁人格者一样,“对爱情、性欲、友谊、荣誉、地位及财产永远不会感到满足”也。确切地说,赢政对荣誉、财产、疆土、功业永无满足,因为他的个性和早年的经验使他感到,在情感和爱这类他不熟悉的领域里几乎是毫无确定性的,唯有亲手掌握权力和对世界的征服才有确定性可言。

有关赢政性格形成的详细过程基本上是一块空白,我们说他是抑郁人格者,那是根据为数有限的史料进行符合逻辑的分析推断的结果。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赢政呱呱坠地后,环境在他正常发育成长的道路上设置了多少障碍。他得到的奶水是否充足?他有没有过跌损

?他的丑陋对他的心灵有何超常的刺激?他的心理发展是否曾中断跳绳能增高吗
,并为此感到焦虑?在那是非丛生的王宫深处,他是否经历过可伯的精神危机?为了激情和梦幻,他流过多少隐秘的泪水?这一切都是谜。个人内心经历的痛苦是无法估量的。或许他太丑陋了,使人一想到他,一看到他就有一种经常打隔的不舒服的感觉;或许他大不起眼,太乐于沉默,许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他衣冠楚楚地坐在皇帝的宝座上,用暴鱼眼府视拜倒在他脚下的文武大臣,开始亲理朝政一一日喉在这个时候,人们也只限于对他的沉默和丑陋有点印象,他仍是个陌生的君王。他长大了,成熟了。由于早年的经历,抑郁人格昔内心的混乱一一怀有失败情绪、缺芝自信、好自责、时常感到孤独和遭人遗弃,以及悲观主义的.人生观一一倒有助于他去寻求取代这种内心混乱的外界秩序。由于不安于模棱两可,他处处力求以确实可靠的态度处世,理想主义的狂热被冷静、平庸的见解所取代,他发展了一种贴近地面飞翔的本领。他理所当然地喜欢上了韩非子在《孤喷》、《五蠢》等著作中宣扬的严酷的法家学说。他全盘接受韩非子那种冷眼旁观的非情感态度,以及这种态度发展到极端的利己主义。他把一切都浸人冷冰冰的利害关系的算计中,把社会的一切秩序、价值、关系,人们的一切行为、思想、观念以至情感本身,都归结为冷酷的个人利害。它成了衡量、考察、估计一切的尺度和标准。战国时代“礼崩乐坏”的混乱局面和荀遍的尔虞罚乍,加上他个人早年的经验都强化了他知亩中的这一观念人都是为生存而互相交往着、计较着、争夺着和吞噬着。一切都是假的,神是不存在的,情感靠不住,只有冷静理智的利害算计,才能了解一切,战胜阴谋奸险,以维持和保护自己的生存和安全。统抬秩序只能建立在冷静的理智所分析的利害关系上,在这关系上树立起君主专制的绝对权威。

络配图

相比之下,儒家迁腐的仁义道德、墨家的矫情兼爱以及各种漂亮的言词、缠绵的情感、浪漫的理想似乎都不过是扯淡和可恶的伪装,人生就是一场无情的战争。韩非子关于孙子、老子那一套兵书也完全适用于政抬和生活领域的说法,对他大有启发。为了赢得人生战场的胜利,冷静理智的态度在韩非子手里发展为对人清世故、社会关系、政治活动多方面、多角度和多层次的细密探索。韩非子对是非、毁誉、善恶、成败的多变性、复杂性,对人清世态中种种微妙细腻处,如争权夺利中的互相倾轧、嫉妒、勾结、欺作、谗毁、诬陷等现象和事实的分辨和剖析,其思维的周详细密,犀利锐敏,确系空前绝后。难怪赢政看后连连叫好,并叹息道:“我若能见到韩非,和他交游,虽死无恨矣!”。

犀利、冷静、清醒,以及那些无可辩驳的事实常给孩子吃这些能增高
,都成了韩非子的学说切人赢政心坎的原因,而且,这一冷静态度和周密思虑具有明确的功利目的,什么明是非、辨真假、定对错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实际间题。

对于这一点,眼光敏锐的尉缭早有察觉。他说:“秦王…刻薄寡恩,心似虎狼,困穷的时候容易对人谦卑,得志的时候也会轻易地吞食人…如果真的让秦王得患于天下,天下力更都成了他的俘虏,这种人不可以和他长久共处。”。

他的话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正确的。

时过不久,历史就给了赢政一次公开检验自己的意志,证明自身“价宜”的机会,他作为历史人物,终于登台亮相了。只是灯光一亮人们才发现,台上台下喷涌着一层浓厚砧稠的红色液体,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儿。头一个撞在他刀口上的家伙不是别人,就是嫪毐。这位从吕不韦裤档底下爬到王太后床上的公牛,是一个卑贱的小人。王太后对他的宠爱和纵容,使他的贪心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他似乎觉得这个世界征服起来太容易了。不是吗?

他原来不过是一个劣迹斑斑的盗贼,一次非同寻常的艳遇,就把他带到今天这样显赫的地位。他被封为长信侯,河西太原郡一大邢巴沃的土地作为他的封国,由他自由支配。他依山傍水建起豪华的住宅,广收美女,过着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当时王宫里的车马、苑囿、宫室

秦始皇到底多变态赢政血洗宫廷谁不毛骨悚然

,王室成员外出狩猎、游玩等事皆由他来决定。可以说他不费吹灰之力,便获得了巨大的权力。他的权力还得到他行为后果的支挣一州也与王太后又生了两个儿子,那两个秦王政的小兄弟如今在雍都宽厚的宫墙里瞰傲哭叫,不时扬起红喷喷的小脸,有滋有味地吮吸乳母丰盈的奶水。

嫪毐被突然降临的权力和他与王太后非同寻常的关系冲昏了知亩,不免飘飘然,趾高气扬,忘乎所以,对自已的言谈举止逐渐失去了控制。一次,他和侍中等左右贵要在宫里下棋,由于多喝了一点酒,双方都略有醉意,为一着棋发生了激烈争执,嫪毐看说服不了对方,便拿出了杀手锏。他瞪大眼睛,冲对方说道:“你他妈的什么东西,我是秦王的假父,你竟敢和我论理!”对方被他吓跑了,将他的话悄悄告诉了赢政。

几年舒适、显赫的宫廷生活和对绝对权力的滥用,使得专横跋息的嫪毐尝到了做主子的滋味,对继续充当奴才失去了耐心。他不再甘心屈居人下,即便对手是全知全能的天帝,他这类亡命之徒也打算徒手格斗一番。何况站在他对立面的并不是天帝,不过是他情妇的儿子─一个徒有虚名、长相凶恶的新国君罢了。他与太后密谋“王即毫,以子为后”,并顺利借得秦王御玺和太后玺发兵作乱,企图推翻刚刚加冕亲政的秦王,另立新主。

络配图

赢政对此早有准备,他立刻派相国昌平君、昌文君统率大军平息叛乱。秦军凭借强大的攻击力和浩大声势,向嫪毐纠集的县卒、卫卒、官骑、门下舍人等一帮乌合之众发起总攻,很快取得胜利。缪寡兵败被杀。

赢政下令追究这次叛乱。事情牵连上了吕不韦,赢政果断地将他免职,削去他的爵断口封地。嫪毐的家族被斩尽杀绝。参加叛乱的卫尉竭、内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齐等20余名嫪毐同党也一起被杀,并车裂其尸体倒悬示众。与嫪毐关系密切的舍人、官吏4000余人举家被流放到荒蛮的蜀地(今四川省境内)。

赢政罢免了吕不韦仍不甘心明星助阵:英壮老师、央视主持人陈超
,此人血肉之躯的存在对他构成了一种威胁,是他的一块心病,只是碍于众宾客辩士的情面而没有下手。但是,他决不会放弃任何施加压力的机会。他在给吕不韦的一封信里尖刻地嘲弄对方“君何功于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并下令将“其与家属徙处蜀”,(迁往蜀地)。吕不韦在绝望和屈辱中,害怕惨遭嫪毐同党车裂悬尸之祸,索性饮鸩自杀身亡。

赢政去除了心腹之患,又把目光转向他淫荡的母亲,他命令王太后迁往雍都的贫阳宫,发誓永不见面。

一旦捅破了亲情这层面纱,赢政的残暴便一无阻碍,在继续搜捕诛杀嫂暮党人的同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他命令衡翌寡与王太后私通所生的两个儿子一一他的同母异父的亲兄弟─“囊扑”而死(装在麻袋里摔死)。27名勇敢的进谏者劝阻他,要他的言行符合国君的身份和儒家的礼法,结果招来杀身之褐,他们全被砍去了脑袋,无一幸免。

络配图

经过这番席卷宫廷的大屠杀,人们总算认清了赢政,这位曾经一言不发、相貌丑陋的天子竟然有这样的铁石心肠和阴险用心,这使朝野上下在恐怖的传闻和血腥气息的笼罩中逐步走向对弓勤义的膜拜、屈服。

仔细分析,赢政的残忍和对暴力的喜好,以及对茶毒生灵的热衷和专注,是抑郁人格者内心挫败和情感紊乱超乎寻常地强烈到病态临界点的标志。抑郁人格者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偏好孤守自我,不善合群,由于亲密能力萎缩,自然不善于为他人着想,进而崇尚“孤独”。赢政早年因为相貌丑陋比别人率先体验到遭受遗弃和孤独的痛苦,于是他通过阅读、沉思,默默无闻地确立自我。他,一个相貌丑陋而不被人群接受的分离者,因为有了独自与古代圣哲对话的机会(主要是通过阅读),倒从这种孤独中体验到了孤独的愉悦。此时,内心强烈的挫折感和自卑感才有可能被一种超越同龄人的出类拔萃之感所取代,他的行动也随之被投上了一种非凡的、独立奋斗的光彩。由于他把自己以外的世界

都膏故是奴役自我的潜在威胁,这种自高自大的孤独精神便均成了他漠观人类为暴力付出代价的心理基础。他越是恐俱,内心越紊乱,他就越倾向于残忍和暴力,就像美国黑人作家赖特的小说《土生子》中的杀人犯别格,他越害怕,他吼叫的声音越大,施暴的手段也就越残酷。谁能面对赢政血洗宫廷的场面不毛骨谏然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